好不容易习惯了自己的长相,理了个发,又换了一种丑法。
+
-